有了您的納稅,就有肇慶的輝煌
返回列表 發帖
您未登陸,無法回復!請點此處進行登陸!

錯過20天后, “封城”奈何? 最可怕的隱患恐不在武漢

錯過20天后, “封城”奈何? 最可怕的隱患恐不在武漢

“武漢肺炎”鬧到這般田地,武漢主政者難辭其咎!

2019年12月30日,武漢坊間便有疫情消息傳出。

2019年12月31日上午,外地媒體曝出此事。當天下午,“武漢發布”通報稱“發現27例”“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

2020年1月1日,武漢官方通報整治華南海鮮市場,但這則消息被另一條消息淹沒了,武漢雷霆出擊,“依法處置8名散布謠言者”。

接下來17天,武漢官方陸續發布多則通報,主題都是“無新增病例”、“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專家稱可控可防”。

直到1月18日晚,鐘南山院士第一時間乘坐高鐵沖往武漢防疫第一線。19日一早,他前往醫院觀察相關患者。中午來不及休息,下午緊急開會到5點,緊接著他又乘坐飛機到北京,趕往國家衛健委。

1月20日,通過全國電視電話會議、新聞發布會、媒體直播連線……鐘南山毫不隱瞞地告訴公眾:可以人傳人,存在醫務人員感染的風險。

武漢是中國科研院校最集中的城市之一,同濟醫院和協和醫院在全國享有盛譽,還有領先世界的中科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權威的專家學者不在少數,為什么要等鐘南山院士過來才公布真相?

1月21日,湖北省政府和武漢市政府宣布,當天是打贏防疫防控的“第一天”。

這就是意味著,前面20天的寶貴時間窗口已經錯失了。

武漢主政者不知出于何種考慮,錯失了20天,但很多人已經并將會錯失一輩子。

這不是危言聳聽。

2

據財新傳媒,病毒學研究領域專家管軼1月22日從武漢返回香港了。

“我都選擇做了逃兵。”管軼目前擔任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此前他接受財新記者采訪時,對武漢肺炎可人傳人、發展曲線等做出了精準的判斷。

“我現在在自我隔離。”管軼把自己鎖在房間里,1月21日-22日,他和團隊來到武漢,希望可以幫助找到動物源和對防疫工作的合作,但“有心無力,很悲憤。”

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管軼與其團隊在廣東發起SARS病原調查和診斷,率先分離鑒定出SARS冠狀病毒并證明果子貍等市場野生動物是SARS的直接來源,通過建議政府取締野生動物市場,遏止了SARS的再次爆發及流行。

“SARS的60%-70%的感染者都是來自個別超級傳播者,傳播鏈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幾個人的接觸者就可以了。但是這次,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了,要做流行病學調查已經做不了了。而且控制成本,應該要幾何級數字計。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經歷過這么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向財新傳媒致敬,在此次“武漢肺炎”事件中,只有他們表現出了新聞專業主義的可貴品質。


3

但更可怕的事卻在另外地方。

武漢已經成了風暴中心,萬眾矚目,為了打贏這場“戰役”,政府肯定會集中全省全國的資源,馳援武漢。可武漢周邊的市縣呢?

就拿黃岡來說,雖然發現了病例,且有醫護人員感染,但是下面縣城仿佛是另一個世界,絲毫看不到異樣,滿大街都是武漢牌照的小車,從武漢返回的人群毫不在意地拋頭露面,這都是一顆顆“定時炸彈”呀。

街頭幾乎沒見有人戴口罩,大爺們照舊聚在一起打麻將,大媽們廣場舞沒有停。縣一級的防控幾乎就是空白。

誰來救救武漢周邊的人呢?


不出意外,接下來滿屏會是“武漢加油”、“武漢挺住”。

此時,說點真話很刺耳。

可唯有公開,防護和救援才能透明和及時。

但凡還要有一丁點良心,就不應和諧本文吧。

因為在人傳人的疫情面前,沒有人能幸免。
本文地址: http://www.uslgnk.icu/bbs/viewthread.php?tid=645898 復制
我只想問是否有人要擔責?
請注明你這篇文章的出處,在天災人難面前,你還引用這些不來來源的消息,你能否確定你看到的這條消息就是事實?在災難面前,我們更應在相互扶持、同舟共濟,應對難關,而不是說這個不好,要求哪個問責,難道這些東西就可以解決問題嘛?只會讓事情變得越來越復雜!而事情一復雜,就會產生謠言。
真的產生了謠言,是不是就要由你負責先?
瘋言瘋語,危言危行,癡人說夢話。
08:52:29

【廣東省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確診病例21例】廣東衛健委網站1月24日消息,2020年1月23日0-24時,廣東省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確診病例21例,無新增重癥病例、危重病例和死亡病例,新增出院病例2例(均為深圳)。其中:陽江(3例)、清遠(1例)均為首次報告確診病例。其他6地市新增確診病例中,廣州2例、珠海4例、佛山5例、韶關1例、惠州4例、中山1例。(澎湃新聞)
Natural Selection.
有些文章,出來必有因!!!
現在全網都在向最初被抓起來的那8名“傳謠者”致敬了,真是打臉。
鐘南山當之無愧的感動中國2020年代表人物
實事求是何其難?!   說真話何其難?!  做老實人何其難?!  提老實人為官何其難?!  歷史說明:共產黨戰無不勝的法寶就是實事求是,丟掉了,就是一敗涂地。
我不打醬油
到最后,又是表彰大會,X 事喜辦,一灌風格。

向8名造謠者致敬!錯過了最佳時機,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了。。。。
這幾天我一直在關注疫情通報,
然后湖北2020.1.24日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幾乎沒怎么增加,
但是各種求治無門的消息,,,
誰真誰偽?信哪個?
社會太殘酷,人不再純真,心理變陰暗,喜歡往壞處去想,……
這幾天我一直在關注疫情通報,
然后湖北2020.1.24日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幾乎沒怎么增加,
但是各種求治無門的消息,,,
誰真誰偽?信哪個?
春暖花開 發表于 2020-1-25 02:38
湖北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80例達729例 新增死亡15例
一開始,如果主政者敢到醫院視察并且敢不戴口罩,這樣才有說服力。可惜沒有看到!
如果一個月前不是只會捉所謂的造謠者,派去的磚頭學家不要說可防可控最后自己也染病毒的話,那也不會今天這樣................
湖北滿臉橫肉的兩個豬頭據微博傳聞的內部消息(截圖),已撤職查辦,官方省X書J主持的防疫會議新聞中已沒有兩人名單。就其失職瀆職造成的災難性嚴重后果,槍斃10次都不能抵罪,不判個無期徒刑下不能撫民心,上不能平官憤。
最可恨一直強調不會人傳人打臉之后全國人民都………
嚴懲
肇慶人很不服氣。
武漢病變,搞得今年肇慶籠罩著黑色氣氛。
花市早早草草清場結束。
各大名寺廟提出春節期間關門謝客。
剛得五星的星湖正想在春節間大干。結果也要臨時謝客。
這個損失。。。。。是不是讓那個曾說不會人傳人有來埋單~!
睇相佬只睇靚女手相、面相、八字、亦可擺閨房風水!
轉自:鳳凰新聞 香港號

俗稱“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從似乎與己無關忽然到了人人自危的程度,勢必成為庚子大年最揪住民心的話題。地處南粵身在特區的香港人,難免勾起17年非典疫情的恐怖記憶。而今,香港和廣東的專家都積極參與了對抗武漢肺炎的行動。

這一次,我們專訪了一位香港病毒學專家,他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與其團隊在廣東發起SARS病原調查和診斷,率先證明野生動物是SARS的直接來源,遏止了SARS的再次爆發及流行。我們的交談是非常坦誠并且充滿憂國憂民感情的,他就是管軼教授。

這里似乎不歡迎防疫專家

我們的交談,是從那座城市開始的。管軼首先談到的是感受:“我就馬上撤離武漢了,這里似乎不歡迎防疫專家,不需要科學家。” 他的武漢之行(1月21日上午到,22日下午2點飛走),目的是做研究,是去尋找新型肺炎源頭,以便能夠像當年在廣東調查SARS病原一樣,找到元兇從而遏制肆虐。不料,到達那里后,卻發現當地人完全沒有風險意識。最可怕的是,病毒的源頭都已經被銷毀得干干凈凈!

除了相關機構,百姓們也似乎剛剛睡醒。他說:“就像一個可能受到原子彈攻擊的地方,人們卻還在大開派對,沒有任何戰爭動員和準備。”他簡直想吶喊了:“這里已經成為疫區!我更擔心的是好像原子彈爆炸沖擊波會使國民損失多么大。”

不論怎樣,武漢之行使得這位病毒專家已經發現,這種新肺炎的特征跟SARS非常相似,而且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特別是沒有感冒發燒癥狀的人也會傳播!他說,第一波的傳播早已經開始,而從15號開始武漢已經出現返鄉人潮。返鄉人潮中可能也都會有帶菌者。

本月27-28可能又是一次發病潮

根據官方公布,武漢肺炎的首例發病是在12月12日,但考慮到潛伏期,從醫學上看早發病例要向前推大概半個月到一個月,因此最初的發病可能是11月20日-12月1日期間。從這兩天爆發數據看,他覺得到本月27-28日可能會又是新的一波發病潮。由于出現“超級傳播者”,會出現大面積蔓延。

交談中,我們強烈感到管軼有兩個不明白:1. 當地人為何如此麻木?2. 有關部門為何急于抹去病毒發源地的證據,使得專家無法尋找樣本進行化驗研究,又怎么能夠找到根源對癥研發解藥呢!

出現這樣的現象,或許是當地有關部門有一種僥幸心理,而僥幸心理又是基于既沒有防范的經驗和措施,又沒有社會動員能力?也可能是覺得尊重科學遠不如尊重政治來得重要吧。

請記住:這是一場戰爭

與管軼的交談,既讓人感覺到一位科學家的良知,又發現沒有權力的專家是多么的無奈。用他的話說:如果我有權力的話,一定會斷然采取大規模隔離措施甚至封城的!

最后他特別強調說:如果沒有國境的區隔,這個“武漢肺炎”病毒很可能成為(除甲型流感病毒外)第一種全球大爆發的疾病!可是現在大家還只是熱衷于拿它與SARS 比較,真是遠遠低估了這種新病毒的危害。請記住:這是一場戰爭!
周小平:“鐵憨憨”鐘南山,和“玲瓏人” 管 軼!武漢疫情,也是一張人性試紙。

導讀:如果我們這個社會的輿論把“玲瓏人”管 軼包裝成了英雄,把“鐵憨憨”鐘南山們罵傷了心,那才是我們這個民族最大的昏庸和不幸。武漢疫情,既是一場防控硬仗,也是一場考驗人性的試紙。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84歲鐘南山等一大批曾經在一線抗擊過非典的國家專家再次掛帥出征。和他們一起的還有不少自愿奔赴一線的年輕醫生,這里面有很多醫生甚至是剛剛畢業不久的娃娃醫生。就在幾個月前,他們還是爸爸媽媽眼里好好上學的乖寶寶,但如今他們卻被疫區的人們稱之為英雄和白衣天使。



但是專家懂疾病,卻未必懂輿論。輿論引流靠的是情緒和猜想,戰勝疾病靠的是理性和科學。在鐘南山等專家奔赴一線且不斷講真話的同時,一支支帶有情緒的暗箭卻悄然射向了他們的后背。昨天,只身逃離武漢的病毒學家管 軼 在HK面對記者侃侃而談,大肆鼓吹情況比非典嚴重十倍不止,且還聲稱武漢拒絕醫生拒絕專家。

這明顯話里話外、明里暗里地標榜說只有他自己才是正確的先知、只有他自己知道真相,知道人類面對這種病毒極其無力,唯有盡快逃跑。而別的醫生都還在傻傻地做無用功,且還對外隱瞞。



……管 軼 這番言論一出,網絡頓時嘩然。人們開始把質疑的目光投向仍在武漢一線堅持奮斗的那些醫生們。

和小嘴玲瓏的管 軼不同的是,在面對話筒的時候,鐘南山們的回應似乎顯得有些“鐵憨憨”,因為他們堅持說真話,就算真話不那么好聽。第一:不管網絡輿情如何發酵,他們始終堅持此病毒傳染性和發病烈度不如非典強。第二:不管有多少人恐慌和質疑,他們始終堅稱該疾病可防可控。哪怕他們自己也感染了病毒。和鐘南山院士一樣奔赴武漢一線的北京第一醫院呼吸內科主任王廣發回京后被發現感染病毒,然后進行了隔離治療。

與此同時在他的微博下面出現了一堆譏諷他的評論。其中有一條是這樣說的:“你這種誤國誤民的專家還在說什么可防可控!”



經過了一天的治療之后,情況好轉后的王主任打開微博看到了這條質問,于是在病床上寫了一篇回應,回應中他再次重申:我依然認為該病毒可防可控。

1月23日,距離中國人傳統春節只剩下一天的時間了。在武漢一線現場,有人問鐘南山:“武漢政府對疫情瞞報才導致了病毒大規模擴散的后果,對此你有什么看法。” 鐘南山院士當場回應:“我確認武漢和廣東省的病患數量沒有任何隱瞞,整個過程非常公開透明。同時國家衛健委和特邀前往一線調查的香 港大學微生物專家袁國勇院士也可以證實這一點。”

此言一出,網絡上立刻有人開始對鐘南山進行謾罵和質疑,認為老人到武漢之后被收買或封口了。理由是:“為什么之前一直說只有幾十人感染?為什么之前隱瞞有醫生護士被感染的事實?”——對此專家們似乎只剩下一句話可以回應:“對于病毒,誰也不能未卜先知。”



無獨有偶,同樣長期奮戰在抗擊病毒一線,曾經親自率隊趕赴非洲埃博拉病毒疫區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南醫大專家毛青教授也頂著輿論壓力發聲科普:“該病毒傳染性真的遠遠不如非典,群眾可以通過避開人群密集地帶以及佩戴一般醫用口罩的方式實現完全預防。這種病毒預防效果遠遠大于救治,所以我們對待此次疫情不能麻痹大意,但也不必恐慌。” ——結果他話音剛落,就有人把他罵了個底朝天。罵人者怒斥道:“都幾百人感染了,你還說傳染性遠遠不如非典,你還有良心嗎?連醫生都被感染了,你還說戴口罩就可以預防,你是個啥水貨專家?”

良心?這可真是個好問題。有誰會認為網絡上憤怒的鍵盤黨比抗擊非典、親赴一線、抗擊埃博拉病毒的國寶級專家更有良心?水貨專家?人家可是抗擊埃博拉病毒的英雄啊!埃博拉,也被稱為生物恐怖主義,迄今為止傳播和感染方式不明,致死率超高,一旦感染之后,就有可能全身化為膿水,沒有特效藥可治。最初前往疫區的一些西方醫護工作者居然有在全身防護的情況下依然被感染病毒,然后凄慘死去的案例發生。面對這種情況,大量人員逃離疫區。最后還是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援助醫療團隊的努力下,才將疫情控制住。而毛青,就是控制這種疫情的一線專家。我們不能連他的話都不愛聽,只愛聽煽情自媒體的話吧。



對于這種變異病毒,現階段的人類科技只能在爆發后去了解其特性,去啟動防控預案,不可能做到未卜先知,也不可能提前消滅病毒。如果我們要求醫生和專家們必須提前消滅未知變異病毒且絕不出現任何傳染,否則不管醫生專家再辛苦,事后也要追責處罰的話,其實也是一種不負責任的態度。——當然正如中紀委所承諾的:“如果真的有人敢刻意隱瞞疫情,一定會依法依規一查到底。” 在依法依規,講科學講證據的情況下,怎么查都沒問題,全國老百姓和醫生都會舉雙手贊成,可現在網上那些非理性不科學、一味喊打喊殺的聲音,和那種去醫院里叫囂“治不好我就砍死你”的醫鬧暴徒又有什么區別呢?

我們不能讓奮戰在一線的醫生們一邊拼命救人,一邊還要被億萬張嘴指責和懷疑,甚至叫囂著要“秋收算賬”。這樣真的很不公平。

有以下三點筆者一定要再次強調強調強調。

第一:是否人傳人需要專用試紙才能及早確認,疫情信息公布不能靠猜!是否人傳人需要專用試紙才能及早確認,疫情信息公布不能靠猜!是否人傳人需要專用試紙才能及早確認,疫情信息公布不能靠猜!

第二:傳染性不如非典強,不等于不會傳染。傳染性不如非典強,不等于不會傳染。傳染性不如非典強,不等于不會傳染。

第三:可防可控,不等于已防已控。可防可控,不等于已防已控。可防可控,不等于已防已控。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至今還在一線奮戰或高度關注該疫情的專家,包括鐘南山、王廣發以及毛青在內,從未有一人說過疫情已防已控,只是說可防可控。而全中國只有一個專家說過該病毒“已防已控”,并且還昧著良心建議大家放心參加春運,放心回家過年。而這位專家就是現在已經只身逃離武漢前線,躲在港窩用鍵盤暗諷武漢專家團隊的所謂“病毒專家 管 軼”。他前期在武漢胡說八道,現在又逃跑回家賣慘,搞恐懼營銷,說什么疫情相當嚴重、十分可怕、防控早已無能為力云云等末世言論。就這樣一個滿口胡說八道的逃兵,居然可以面對媒體記者侃侃而談,試圖把自己包裝成成功預判疫情嚴重的英雄。——這管 軼,可真會見風使舵啊!可笑嗎?可笑。不僅可笑,還很可恥。

記得在’病毒爆發之初,鐘南山等專家始終堅持雖然病毒可防可控但也要小心應對,不能掉以輕心時,管 軼卻大肆放炮說:病毒已防已控,可以正常春運放心過年。等到疫情擴散數據變得嚴重之后,當鐘南山們沖到一線奮戰的專家依然堅持可防可控,做好最壞打算,但有信心一定能戰勝疫情時。這位所謂的病毒專家管 軼卻早已只身逃離一線,然后大肆散播悲觀絕望和恐怖情緒,稱情況十分可怕,已經無能為力等等,聲淚俱下,在網上圈粉無數。

你看,鐘南山們真是“鐵憨憨”啊,他們不會在輿情面前說假話,不會在面對輿論壓力和外行誤解的時候見風使舵地賺粉絲和口碑。但管 軼就顯得玲瓏多了!當疫情還不明確時,他面對記者大肆拍胸脯說假話、承諾已經沒有任何問題,大攬抗疫功勞到自己頭上。等到后來問題嚴重的時候,他又面對輿論繼續撒謊,扮演悲情,說什么自己早就預料到疫情很嚴重、十分可怕、無能為力,但其他專家就是不聽。——呵呵,你TM可真是個人精啊。



我們應該慶幸,在中國的醫療系統里,這種面對輿論八面玲瓏,面對疫情毫無建樹的玲瓏人很少。大多數都是像鐘南山院士那樣的“鐵憨憨”,他們面對輿情略顯木訥,但面對疫情卻又謹慎樂觀,積極無畏。

在輿論面前,每一句話都可以被帶歪,如何傳播純粹取決于媒體人的良知。在出現新型冠狀病毒之后,中國疾控中心的反應可謂是十分快速。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出現了針對性檢測的專用試紙,不到一個月時間就出現了病毒的專業論文,對病毒的特性進行了盡善盡美的分析。但這些并不能阻止病毒的擴散,除非人能提前預知未來,否則的話想要病毒出現之后第一時間就消失這種事幾乎不可能做到,這超出了醫生的能力。

第一:關于人傳人的問題。

首先,武漢疾控中心不可能胡亂發布信息,在沒有拿到專業試紙之前,病毒是否具備傳染性只能依靠異常體溫檢測手段。在第一例病患出現后,武漢疾控中心對醫護人員和身邊家屬進行了每天多次的異常體溫檢測觀察,每一天的數據都顯示身邊接觸者沒有出現體溫異常升高,因此武漢才會發布目前沒有檢測到人傳人的情況通報。這完全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如果任何有病毒都要當做有傳染性來通報的話,那么估計全中國每天都要24小時不停地通報了,這完全是不科學也不現實的。

其次,在進一步研究明確了新型冠狀病毒的特性,并加班加點研制出專用病毒試紙之后,武漢疾控中心才可以有實證地向外界宣布病毒可能存在人傳人的情況。而鐘南山院士也是在這個時候才得到的確切數據,當時經試紙檢測發現有14名醫護人員已經被感染(后來變成15名)。——并不是說武漢疾控中心知道情況故意不說,等到鐘南山院士說了之后不得已才說。病毒的防控情況已經不再由武漢市防控中心發布,而是由國家派遣的防控專家組和湖北省疾控中心直接發布,這一點鐘南山院士已經親口證實過了。他在新聞發布會上明確表示:“我證實,武漢和廣州對病患數量沒有隱瞞,通報過程科學、公開、透明。”



最后,在全市醫院配發試紙并進行范圍內進行大排查之后,疾控中心才篩查出了大量處于潛伏期的病患。在這種時候,玲瓏人應該站出來,搶占道德制高點,大肆批判武漢醫生為什么不未卜先知,為什么不早點猜出精確數量,為什么不早點全城封閉,甭管這些“為什么不早點”的質問是否科學,反正現在輿論正洶涌呢,質就漲粉,疑就對了,反正也沒啥成本是不是?從道德高地上踩踏武漢疾控和醫生,就能壯大自己人設,有利于搶功圈粉,多“好”的事啊。

可是,鐘南山們這些國家級專家怎么就這么“鐵憨憨”呢?他們不僅不和武漢醫生和疾控中心劃清界限,反而主動站出來為武漢醫護人員說公道話,說良心話,說真話。甚至不惜因此即拼命奮戰一線,又在網上被人誤解挨罵。

第二:為什么不早點封市場封城?

首先,如果只要有人得肺炎或發燒住院就要首先關閉菜市場的話,那么全中國就不會存在菜市場了。像武漢這樣的千萬級人口大城市,每天都有各自發燒、流感、肺炎和感冒患者發病,且大都去過菜市場。在沒有確切病毒傳染證據之前,政府也不可能隨意封閉市場。當然,武漢海鮮市場長期存在那么多的違規野生動物銷售的確是問題,但這個應該問責武漢市政府和相關食品衛生管理部門,和醫生們無關,畢竟醫生平時干涉不了菜市場的日常管理經營。

其次,在病毒潛伏期內,實際已經產生的人傳人傳播,但是沒有病毒檢測紙的情況下,醫生、科學家不可能靠冥想和猜測來預判患者數量或發布疾控信息。必須要等待新型冠狀病毒得到醫學鑒定確認之后,才可以更新最新疫情數據,并啟動相關防護措施。親臨現場王廣發主任也表示:武漢疾控中心對華南海鮮市場的處理相當到位,在真正確定源頭之后,就立即進行了處理,速度夠快夠準。——但你知道管 軼 對此怎么說嗎?



他可不覺得華南市場封閉得太及時是個好事,而是怪罪武漢把市場封閉得太早,只不過他的說話方式很有技巧相當玲瓏可人。他說:“我去華南海鮮市場調查未果,因為武漢已經將這里封掉了、洗地,沒了“犯罪現場”叫我怎么調查?”

——啥意思?他的意思就是武漢疾控中心早就將這里確定為病毒源,并進行了及時封閉和現場消毒。在正常人看來,這種處理絕對是一萬個正確。但在管 軼的嘴里卻變成了”洗地和破壞現場。“洗地+破壞犯罪現場” ?這TM是病毒爆發點,不是殺人現場!把標準病毒防控措施說成洗地和破壞現場,也算是“舌綻蓮花”得令人發指了。難倒武漢不該封閉市場,不必消毒處理,而是要留著讓它繼續放毒傳播,就為了方便您去搞論文?



最后,關于武漢暫停交通運輸的問題。一個位于中國中部、集合水陸空三個交通樞紐的千萬級人口重鎮,不可能說封就封。暫停千萬級樞紐大城市的交通運輸已經超出了武漢甚至是湖北省的處理權限,必須是達到了某種緊要且必要的程度之后,才能按程序由國家層面啟動。由此帶來的影響巨大,牽一發動全身。不可能隨意早封,也不可能該封不封。必須嚴格按照現行傳染病管理預案,逐級啟動。

第三:病毒傳染性是否強烈如何確認?

首先,不管是抗擊過埃博拉病毒的毛青教授,還是抗擊過非典的鐘南山教授,或者是參加武漢疫情抗擊一線的王廣發主任,他們都是這方面的頂級專家,他們對病毒的傳染性判斷是絕對權威的,這種權威判斷來源于對病毒的深入了解,而不是輿論情緒。

從最新論文上我們可以看到,該冠狀病毒特征十分明確,感染路徑十分清楚。世界上有1000多種已知的冠狀病毒,絕大多數不感染人,極少數存在動物感染人的情況,只有極端少數才會存在人傳人現象。該冠狀病毒雖然和非典以及中東呼吸病有40%~70%的類似性,但仍屬于不同的平行病毒。

一個最明顯的特征就是,該病毒入侵人體不是通過皮膚,而是通過上呼吸道粘膜,這是由于該病毒的一個蛋白變異導致的。如果沒有這一處變異,那么這個病毒就永遠不可能進入人體,更不可能互相傳播。



既然該病毒只能通過人體上呼吸道粘膜入侵,那么一般醫用和一次性手術口罩均可實現完全預防!記住,對普通老百姓而言,只要勤換口罩,隔絕飛沫進入上呼吸道粘膜(鼻腔),就可以實現完全預防。——當然了,這只是對一般老百姓而言。對于一線的醫療救治工作者來說,尤其全身暴露在大量病毒環境下,所以還需要佩戴護目鏡、防病毒服裝等等。

也正是由于專家們對該病毒的充分了解,才使得他們能夠不斷堅定地反復強調,該病毒可防可控,傳染性不如非典那么強。只要大家出門堅持佩戴口罩,回家就洗手,避免前往人群密集地帶,就可以實現完全防控。但這個完全防控是指你要完全按專家意見來采取防護措施才行啊!!并不是說專家說完就實現防控了。你非不聽專家意見,就是不帶口罩,或者買個貴的口罩一直不換,就是偏要扎堆集會,偏要跑去武漢過年,那就沒辦法了。這種情況下防控失敗不是專家的責任,而是你自己的問題。



其次,關于14名醫生護士感染的問題。在神經科感染事故發生之后,除王廣發和張勁農之外,呼吸傳染病房一線醫生護士暫時沒有再出現新的感染。一方面是由于升級了防護系統,另外一方面之前的14名醫生護士感染是一個意外,這些被感染的醫生和護士并不是呼吸傳染科的,而是腦神經科的醫生和護士。他們是在給一名患者做神經科手術的時候被感染的。如果提前有試紙發現這是一名病毒攜帶者的話,就可以避免這次感染事故,但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中國此次研發生產出試紙的時間可以說已經是創紀錄了,已經沒法再快了。

第四:病毒的發病烈度如何確認

首先,該病毒發病之后的情況因人而異。身體好的人,康復較快。雖然沒有針對性特效藥,但是常規治療和護理可以取得很好的效果。北京第一醫院呼吸內科主任王廣發在被感染后僅24小時就基本控制了病情,恢復了體力,可以繼續看論文,以及上網寫文章、答問題。而一些中老年病患,比如最先死亡的兩名重癥患者此前均有糖尿病并發癥或腦梗死以及膽結石等疾病,身體抵抗力和免疫能力較低。

其次,該病毒傳播烈性也和非典完全不同。一個典型的案例就是HK陶大花園案例。當時有一名非典感染者出現了腹瀉,結果與之同一小區相連通下水道的321人均被感染!事后查明是病毒進入下水道U型管道之后,污水汽化導致病毒擴散。這就是非典的傳染性和發病烈度!而新型冠狀病毒,不具備這種傳染性(除非再次發生重大變異)。當你明白了這一點就知道,這一次的新型冠狀病毒和當年的非典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東西。



據鐘南山回憶,當年非典病毒致死率很高,發病強烈,來無影去無蹤,經過了一個多月的治療和研究都還沒搞明白它的傳染機制、發病原理以及治療方案。各地均有平時身體很健康,且在沒有與任何已知患者直接接觸情況下,依然被傳染且很快發病死亡的案例發生。

而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全部都可追溯到感染源,且平時身體健康者均自愈較快。——除王廣發之外,專家組副組長張勁農此前也感染了這種新冠病毒,不過由于其平時身體較為健康,所以發病癥狀較輕。因為醫院床位緊張,所以他自行在家隔離,并通過口服醫院開的常規藥物,加強雞湯和雞蛋營養攝入就得以自愈。——這也就是說,這個病毒不管是傳染性還是發病烈度,的確遠不如非典。換做非典的話,是絕不可能在家自行隔離成功的,也不可能在家口服藥物就自愈。也就是說,截止目前為止,專家和科研攻關小組的基本判斷依然是科學、理性且正確的。

該病毒目前重癥致死的主要是抵抗力較弱的中老年人,或本身就有其他疾病并發癥的病患,所以也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最后,該病毒目前已經被列入甲級傳染病管理。這一方面說明了國家對此的重視,另外一方面我們也不要因此慌張。一般來說,甲級傳染病管理只有霍亂和鼠疫等,也就是“黑死病”類。但是這一次的新型冠狀病毒是乙類傳染病范疇,之所以將其歸入甲級傳染病管理是因為武漢的地理位置和春節期間等特殊情況導致。——無論是走陸路、水路還是空中,武漢均是一個位于全國中心的核心交通樞紐城市,尤其在春運期間無論是坐船、坐火車、坐飛機都有大量人流經過或經停武漢。在武漢目前處于疫情發生的情況下,大量春運人流如果不加以管控就有可能形成大范圍的病毒擴散。尤其是春運期間車站、車廂、飛機艙內、輪船艙都人滿為患的情況下,就更加危險。所以,目前對該病毒的防控管理才被升格處理。

第五:未來情況會如何?

從目前看,此次疫情仍可防可控。唯一的問題在于病毒的潛伏期和爆發時間節點太過湊巧。該病毒爆發于中國傳統春節前夕,且還存在14日的潛伏期。這就可能導致前期很多病毒攜帶者并未被發現的情況下,參與到了春運人流當中,有可能存在和出現輸出性感染或超級傳播者。最怕的就是大家麻痹大意,不戴口罩。

因此鐘南山等專家均強烈建議:這個春節期間要盡量避免去人流集中地方,各地政府要避免舉辦此類活動,出門辦事一定要佩戴口罩,回家之后必須要洗手,口罩就買便宜的一次性醫用外科口罩,出門戴一次扔一次,不要重復使用昂貴口罩。并且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警惕留意發燒發熱情況,一旦出現該情況就必須要及時就醫并作試紙處理。從目前來看,只要做好隔離和護理治療,該疾病的自愈幾率還是比較高的。溫州等地發現的早期感染者,已經有基本痊愈的案例。



不過由于此次病毒潛伏期長,加之恰逢春運,所以專家不排除未來十五日在其他地區出現新爆發疫區的可能性。所以這個春節請大家一定要注意注意再注意,出門戴口罩,回家之前就扔掉,不麻痹大意,不恐慌不害怕,不信謠不傳謠,支持醫生,理性對待。

哪怕對武漢市政府工作有什么不滿意或有所質疑的地方,也請先支持武漢工作,理解武漢人民,一切的功過是非等戰勝病毒之后,再說不遲吧。比如是否嚴格執行了封閉交通計劃?是否提前走漏消息導致幾十萬人連夜出城導致疫情加重擴散可能,是否依然舉辦大規模集會或晚會等等。這些,都可以等疫情結束之后再說,而且板子也不應該打在醫護人員身上。

第六:尾聲!

總而言之,在病毒面前我選擇相信科學、相信理性、相信鐘南山、王廣發、毛青等專家院士,不相信各種神預測和馬后炮。雖然他們說的真話聽起來有些“鐵憨憨”,但忠言逆耳利于行,這種時候“鐵憨憨”往往比“玲瓏人”更靠得住。如果我們在疫情前期聽信了管 軼的好聽話,現在又聽信了管 軼的驚悚話,那我們這次抗擊疫情戰役就真完了。世界上但凡不負責任的,都是這種見風使舵的玲瓏人!世界上但凡堅守人間正道的,往往都是一些理性直言的鐵憨憨。
謹慎登陸上來說幾句,預備挨罵了。同意樓上觀點!

本論壇都有文章說石正麗團隊分離病毒的事例了,她所在的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是啥玩意?中國惟一的P4研究所(全球至于9個國家有,最高等級),人家早就在海鮮市場取得病毒樣本開展研究了,不得不說的是,海鮮市場是去年底整治的,而管軼是今年1月21日才到武漢,難道武漢會留著這么大的一個毒源二十多天等管教授取樣研究,而置廣大人民死活不顧?

至于其它一些質疑,比如可控可防、人傳人之類,我們可以亂說,但科學家沒有實驗數據是不可以胡亂表態的,這是常識!圖片看鐘南山服武漢時,也沒有戴口罩,人家不比你懂?還有有趣的,鐘南山是國家級的組長,他到達武漢后經過調查分析,得出結論,也說到醫護人員被傳染問題,不知能否是代表官方的說法?就想反問一句:有什么證據說新冠狀肺炎病毒不“可控可防”?死了人或傳染發生就不可控可防了?簡單舉個例,流感就是可控可防的,但世界醫療預防水平最高的美國,去年流感感染1300萬死了六千多人(美國CDC官方估計),而且近十年來每年估計死于流感過萬人。

另外質疑每人只有500G大米儲備之類的,感覺算術水平確實很高,小學算術合格!這只是國家層面的戰略儲備好不好?封城不會餓死人的,放心!超市、街邊店、居民家等等的大米還沒有算上呢?理論上,按戰備角度考慮,國儲糧還有足夠的谷物(方便長期保存),還有的停電時(預計戰時狀況)能自行發電保證大米生產的碾米廠多家……

至于說提早“封城”之類,鍵盤俠永遠是正確的(包括事后諸葛亮)!要知道這是一種全世界都尚未搞明白的新型病毒,沒有確切證據就封城,還是武漢這個九省通衢關鍵城市,你開玩笑吧?不說經濟、政治問題,光說流行病傳染,在交通、布控等尚未準備充足的時候,特別是兄弟省市毫無思想準備之時封城,民眾恐慌性的爆炸式出逃,多少潛在的傳染源無跡可查(出逃造成的各方面交通事故損傷簡直是小兒科了)?屆時全國乃至全世界都不得安生~!就算現時封城,那些跑出來的潛在傳染源仍在威脅大家,幸好全國、全世界都有充足準備……

去年有部美劇《血疫》面對類似相關情況真的刻畫很到位,建議參考看看。
返回列表 發帖
您未登陸,無法回復!請點此處進行登陸!
体彩11选5助手